液压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液压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朔风吹散三更雪倩魂犹恋桃花月纳兰词中的冬天万千柳絮不胜凉

发布时间:2021-01-29 17:15:17 阅读: 来源:液压阀厂家

“朔风吹散三更雪,倩魂犹恋桃花月”纳兰词中的冬天,万千柳絮不胜凉

一卷饮水词,翩翩佳公子。纳兰的词,最适宜在凛冽的冬日里沏一壶热茶,细细品读。指间的暖,词中的凉,恰如人世的喜怒哀乐在时光中流淌。

《长相思》

山一程,水一程,

身向榆关那畔行,夜深千帐灯。

风一更,雪一更,

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

无论是“夜深千帐灯”的壮美,还是“故园无此声”的委婉,纳兰将生活跃于纸上,这种美,都是心灵的体验。

飞絮飞花何处是?层冰积雪摧残。

疏疏一树五更寒。

爱他明月好,憔悴也相关。

最是繁丝摇落后,转教人忆春山。

湔裙梦断续应难。

西风多少恨,吹不散眉弯。

柳絮杨花随风飘到哪里去了呢?原来世被厚厚的冰雪摧残了。伊人就算永诀,也淡不去自己一分一毫的思念。

《浣溪沙》

残雪凝辉冷画屏,落梅横笛已三更,

更无人处月胧明。

我是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

断肠声里忆平生。

残雪冷,花屏冷,月光冷,心更冷。他能做的,只能像你我一样,在肠断心碎之后,“忆平生”。

《菩萨蛮·朔风吹散三更雪》

朔风吹散三更雪,倩魂犹恋桃花月。

梦好莫催醒,由他好处行。

无端听画角,枕畔红冰薄。

塞马一声嘶,残星拂大旗。

“三更雪”和“桃花月”,一实一虚,哀乐毕现。塞马嘶鸣,残星大旗,北风劲吹,寒威凛烈,梦该醒了。

莫把琼花比澹妆,谁似白霓裳。

别样清幽,自然标格,莫近东墙。

冰肌玉骨天分付,兼付与凄凉。

可怜遥夜,冷烟和月,疏影横窗。

他不爱春天里的万紫千红,却独爱严冬里在烟雾和冷月笼罩下的梅花二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这枝梅在纳兰心中独一无二。

《采桑子·非关癖爱轻模样》

非关癖爱轻模样,冷处偏佳。

别有根芽,不是人间富贵花。

谢娘别后谁能惜,飘泊天涯。

寒月悲笳,万里西风瀚海沙。

雪花,与牡丹、海棠等人间富贵花不同,而是另具高洁品性。情发无端,雪花无根,“悠悠飏飏,做尽轻模样”。

《菩萨蛮·白日惊飚冬已半》

白日惊飚冬已半,解鞍正值昏鸦乱。

冰合大河流,茫茫一片愁。

烧痕空极望,鼓角高城上。

明日近长安,客心愁未阑。

狂风席卷大地.冬天已过半。正值黄昏,群鸦乱飞。黄河已成片成片地结冰,茫茫一片,恰如愁思不绝。

带得些儿前夜雪,冻云一树垂垂。

东风回首不胜悲,叶干丝未尽,

未死只颦眉。

可忆红泥亭子外,纤腰舞困因谁。

如今寂寞待人归,明年依旧绿,

知否系斑骓。

待到挨过寒冬,明年春天红亭左右的垂柳依然会变绿,却不知道是否还会有人在那里系上骏马,长亭送别。刻骨的相思和言不尽的悲悼。

《浣溪沙·十八年来堕世间》

十八年来堕世间,吹花嚼蕊弄冰弦。

多情情寄阿谁边。

紫玉钗斜灯影背,红绵粉冷枕函偏。

相看好处却无言。

如今梦里,记得依然。 她是千娇百媚,她是万紫千红,她是最美的花,开在他的生涯。她是他春光里的月色如烟。

《忆桃源慢·斜倚熏笼》

斜倚熏笼,隔帘寒彻,

彻夜寒如水。

离魂何处,一片月明千里。

两地凄凉,多少恨,

分付药炉烟细。

近来情绪,非关病酒,

如何拥鼻长如醉。

转寻思不如睡也,看到夜深怎睡。

几年消息浮沉,把朱颜顿成憔悴。

纸窗淅沥,寒到个人衾被。

篆字香消灯灺冷,不算凄凉滋味。

加餐千万,寄声珍重,而今始会当日意。

早催人一更更漏,残雪月华满地。

天津皮肤病医院

天津皮肤病医院哪家好

天津皮肤病专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