液压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液压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湖系整合收官一月余黄伟跻身胡润榜新贵

发布时间:2021-01-21 19:38:43 阅读: 来源:液压阀厂家

“新湖系”旗下两家上市公司,新湖中宝(600208)与新湖创业(600840)整合收官一月有余,“新湖系”再度引人关注,不过,此次并非因新湖在资本市场的腾挪而起。

10月13日公布的《胡润百富2009年排行榜》显示,“新湖系”实际控制人黄伟、李萍夫妇以300亿元巨额资产首次闯入中国百富榜前十,位列第五,与其相同名次的,还包括东方希望董事长刘永行、泛海集团董事长卢志强以及合生创展的控制人朱孟依。而就在一年前,黄伟家族所掌握的财富还只是130亿,全球金融危机一年间,黄氏资产飙涨130%。

追踪黄氏这一年里所做的事项,旗下新湖中宝与新湖创业的换股合并,可算作主要成绩,“新湖系”的整合大门也因此拉开,控制人黄伟也开始了新一轮的财富增长之路。

撇开具体的财富数字,“新湖系”在资本市场的能量早已被外界熟知。

公开资料显示,黄氏通过新湖控股及新湖集团,控股了新湖中宝、新湖创业(现已合并)、哈高科(600095)等三家上市公司,同时亦由旗下各类子公司参股多家金融、资源性企业,被称为“新湖系”,成为游弋在资本市场的大鳄,但与“新湖系”在证券市场的影响力相比,控制人黄伟甚为神秘、低调,至今,没和任何媒体有过接触。

“新湖系”主要涉足房地产开发、金融投资、医药农产品(000061)、矿产、化工等产业,其中,房地产开发和金融投资在集团占绝大比例。光大证券分析师赵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合并后,“新湖系”地产的比例将占70%左右,同时,金融投资为辅。

“近些年,黄伟对一些银行的投资未来也会有比较好的回报。”原新湖创业董事长陈坚亦在电话中向时代周报记者证实上述猜测。

有悖常理的资产整合

2008年,“新湖系”的“废壳事件”让外界哗然。

根据当初公布的整合方案,新湖创业股份按照1∶1.85换股比例转换为新湖中宝的股份,此换股比例是根据双方停牌前20个交易日3.85元/股和7.11元/股的交易均价确定而来。完成后,新湖中宝的资产总额增加了15.14%,净资产增加了20.02%,资产负债结构基本保持稳定,新增股份5.6255亿股。

2008年10月13日,“新湖系”下的新湖中宝、新湖创业和哈高科一起停牌。但是,在10月20日哈高科率先单独复牌,哈高科的大股东由新湖控股有限公司,降格为浙江新湖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哈高科复牌后,市场上仍然流传重组方案有多种版本,其中猜测最多的是,新湖中宝与新湖创业合并同类项,新湖中宝专注地产,新湖创业则集中精力经营金融和矿产,2家公司分业经营。

后来的整合方案和猜测并不一致,新湖创业通过和新湖中宝以换股的方式,全数并入新湖中宝,原新湖创业退市。

这看似有悖常理的整合方案让市场人士无法理解,首先,这不符合“新湖系”的通常手法,新湖对“壳”的利用一直伴随其壮大过程中,其次,即便是退出,考虑到“壳”在国内资本市场为稀缺资源,仍可以转卖。

对此,新湖方面解释称,吸收合并的实施将有利于存续公司通过资源的统一调配,形成一定的协同效应;而且,新湖创业旗下金融及矿产资源并不足以支撑一家上市公司的运作。“合并后公司的业务架构仍将以房地产为主,同时辅以金融领域和资源领域的投资。”

在新湖创业和新湖中宝换股之前,新湖控股将旗下新湖集团80.29%的股份转让给黄伟、李萍及邹丽华三人。转让后,新湖集团的控股股东由新湖控股变更为黄伟。新湖控股被放弃,新湖集团成为最终的资本平台,直接控股新湖中宝、新湖创业及哈高科。

公开资料显示,新湖中宝参股投资了长城证券、盛京银行、成都农信社、吉林银行、新湖期货等多家金融类企业;新湖创业则参股了湘财证券、青海碱业、金洲管道等公司,换股合并完成后,新湖中宝几乎囊括了新湖集团所有金融和地产业务。

关于“新湖系”此次逆向大调整,外界猜测颇多:其一,为挽救日益绷紧的资金链,黄伟借资本市场吸纳资金,填充现金流;其二,近些年,“新湖系”的屡次资本运作,被诟病已久,黄氏欲淡化“新湖系”以退为进;其三,“新湖系”由此对旗下产业重新梳理,制定以地产为主、金融投资为辅的两步走战略。

但不管遵循上述何种轨迹,黄氏家族所掌握的财富依旧是势不可挡地节节攀升。

新湖系轨迹

和隐藏在资本市场中的众多大鳄一样,“新湖系”的掌门人黄伟低调且神秘,外界对他领导下的“新湖系”的描述亦存在诸多模糊之处。

公开资料显示,黄伟,1959年出生,温州籍人士、酷爱围棋,毕业于温州师范学院,后进入浙江省委党校读本科,之后到温州市委党校教书,教书时间较短,之后不久就下海。

据称其发迹于90年代初,在杭州国际大厦开始了眼镜店生意。获得第一桶金后,又转战刚兴起的认购证买卖,以及期货市场,比较言之,其和当年德隆系掌门人唐万新有诸多相似之处。

1994年,黄伟由个体户转为创办公司,就在这一年,日后让黄伟在资本市场披荆斩棘的“新湖系”前身,浙江新湖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成立,当时注册资本1亿元。同年创立的还有浙江新湖房地产集团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亿元。

黄伟造“系”始于2000年,当年,新湖集团入主新湖创业,成为其第一大股东。新湖创业的前身是1994年上市的绍兴百货大楼。新湖集团进入后,将新湖旗下地产项目注入其中。同时关闭原有的商业零售业。

之后从2005年开始,趁新洲集团退出对哈高科收购之际,又接连受让哈高科30.58%的股权,同时亦操纵哈高科进入房地产行业,而原哈高科主业以大豆加工为主。

在接连控制上述两家上市公司以后,新湖集团在2006年,又以定向增发的方式将旗下14家房地产公司注入控股公司新湖中宝,由此,新湖中宝也确定以房地产为主业的身份。

自此,“新湖系”旗下三驾马车形成。2009年9月1日,三驾马车中的新湖中宝和新湖创业换股完成,三驾马车缩减为二,但此变化并不表示“新湖系”从此式微。

综合看来,黄伟对房地产行业颇为青睐,但正是房地产行业生态的复杂及盘根错节,使得“新湖系”近些年来的资本操作充满悬疑。

较之“新湖系”的隐秘,资本狂人黄伟也大隐于世,翻阅“新湖系”旗下众多公司的工商资料,黄从未出现在公司管理层名单上,但查阅上游公司的控股股东,黄伟却赫然排在第一大股东的位置,紧接其后的是其发妻李萍。虽身处衙门之外,但在幕后牢牢掌握整个“新湖系”。黄氏的隐匿之术和把控能力由此可见一斑。黄伟的资源整合能力同样让人“惊艳”。

“新湖系”的众多高管都出自政府部门,比如,新湖集团董事长邹丽华曾任温州市检察院副检察长;总经理叶正猛曾是温州市政府办公室主任兼副秘书长;而哈高科总经理黄卫峰更是曾经担任温州市副市长。

一位长期跟踪“新湖系”的分析师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黄伟的人脉多数来源于其之前的单位温州党校,当然得益黄本人的技巧,“在早期,像新湖这样的地方性地产公司非常重要”。

掘金房地产

黄氏家族跃入胡润百富榜第五位,无疑得益于新湖中宝与新湖创业的合并换股,截至10月14日,新新湖中宝的股价维持在每股11.81元的高位,远高于换股前新湖中宝与新湖创业分别为3.85元每股、7.11元每股的均价。

新湖创业公司原有地产业务主要立足于江苏和上海,而新湖中宝地产项目辐射除江苏、上海之外的全国各地。

整合完成后,“新湖系”旗舰新新湖中宝将吸纳原新湖创业在上海、温州、苏州等项目权益建筑面积90万平米,总建面储备增加到近1000万平米,权益面积将达到740万平米。公司也由此在全国20多个城市拥有近30个项目,成为全国性的房地产公司。

同时,由于新湖中宝的土地均为早期拍得,价格相对低廉,新湖中宝未来仍有很大的增值空间。

分析新新湖中宝资产结构可以发现,即使合并了原新湖创业的其他资产(金融投资、矿业等),房地产仍占绝对比例,由此可见,黄伟对“新湖系”的用心昭然若揭,“新湖系”旗下将诞生一家国内一线的地产公司。

“新湖系”的调整无疑是朝着国内地产市场繁荣而来,国内市场的急速增大的刚性需求,也反过来推动“新湖系”的繁衍,赵强认为,“新湖系”已演变成一家白马公司了,“在全国地产业大概处于20-30名的位置”,但是疑问依旧存在,新“新湖系”组建以后,它将在资本市场扮演何种角色?

百富榜众生相

曾引起巨大争议的前胡润百富榜首富黄光裕,没能继续坐庄,取而代之的是一匹黑马—以造车和生产电池为主业的比亚迪董事长王传福。从2008年的第103位,跨越了102位,直线上升到第一位。

王传福的巨额财富不仅荣耀自己,同样惠及他人,包括天使投资人、其表哥吕向阳(排名13)和巴菲特回报丰厚,但并非上榜者都如其一样幸运,富豪们的座次有起有落,对于看客来说,只是数字的增大或缩减,对于上榜者而言,可能是崛起或者沉沦。

历经11年修炼,胡润百富榜的诸多数字和分析,已逐渐反映出中国经济、产业成长的某种趋势。

新能源遭重挫

如果说王传福成为了中国首富是个偶然,的确没错,就在9月15号(胡润百富榜选取股价时间点)的一天后,比亚迪在A股、H股市场的股价就开始下跌,可以想象,一天后若再排榜,首富头衔或将花落他家。

同样的例子也发生在玖龙纸业董事长张茵身上,如果把排榜期提前,或者延后,她都将拱手相让榜眼位置。

但查看上述两家公司股价发现,虽有震荡,但总体趋势仍旧是逆势上扬,毫无疑问,市场的稳定,反馈出了投资者对两家公司的认可。

比亚迪因其新能源概念的电动车,受市场所期待,股神巴菲特的入股也正是看中于此,玖龙纸业从事的是包装纸回收的产业,同样切合了可持续和循环经济的特点,在经济逐步走暖后,历经出口受阻的玖龙纸业重新显现其强劲的增长率。

事实上,受金融危机的影响,原先众多企业对新能源的投资,让位于投资收益率,促使新能源的发展暂时延缓,随着经济回暖,长远来看,新能源企业的发展速度正势不可挡。

有趣的是,原本基于厚望的太阳能产业的富豪们,却在走下坡路,榜单显示,去年双双进入前十名的两位行业领头人,今年都落榜前十。

其中,33岁的江西赛维董事长彭晓峰今年财富暴跌达75%,由去年的第4位下降到第155位,而处于产业链上下游关系的尚德太阳能董事长施正荣,今年财富也暴跌50%,以115亿的资产排名第59位。

分析上述企业,财富的缩水并非由产业发展颓势所致,事实上,作为国家大力扶持的新能源行业,多(单)晶硅及太阳能发电产业仍然被誉为朝阳产业,但受金融危机影响,以及石油价格的下跌,从2008年中旬开始,多晶硅的价格直线下跌。

对于通过长期协议签订多晶硅原料供应的无锡尚德来说,首先成本急剧上升,同时生产出的太阳能电池及电池组件也面临无处可售的窘境,挤压的货品被拉长销售周期,再加上投资者的看空,从2008年下旬开始,无锡尚德的股价也全线下跌。

但从目前的国家补贴政策的出台,以及大力鼓励建设太阳能电站的趋势来看,国内多晶硅,及太阳能组建公司又重新走向上升轨道。

地产富豪复苏钢铁大佬衰落

毫无疑问,百富榜聚集企业最多的仍旧是房地产企业,排名前十位的企业家(共12人)就有8位从事房地产行业,相较去年的5位(共11人),上升了3位,由此看出,在经过2008年的宏观政策和经济萧条的双重打压下,房地产行业一年后正全面复苏。

与此呈鲜明对比的是,今年的钢铁行业富豪的财富数字急速缩水,去年以350亿排名百富榜榜眼的日照钢铁杜双华,今年财富缩水至160亿,排名下滑到第41位,与之同为民营钢铁巨头的沙钢董事长沈文荣也出现小幅下滑,由去年的第36位,下滑至今年的第43位。

另一个例子是建龙集团的张志祥,由去年的第十位跌落至今年的第31位,同时财富也相应地减少了20亿元。

钢铁行业富豪的式微,恰好反映了今年国内钢铁行业的历次动荡,在历经“胡士泰案”的拉锯战以后,铁矿石价格走高,致使钢铁成品出口减少。

同时,国务院先后下发了关于整治国内钢企投资过剩及关闭或整合不合规的钢企的文件,民营钢企再度陷入尴尬境地,以杜双华为代表的日照钢铁被山东钢铁强行收购,是为例证。而因为钢铁改制问题,一向熟谙接纳国营钢企的张志祥也首次遭遇滑铁卢。

榜单中的富豪们上升,下滑,正在以一种角度解读中国经济的成长和困境,事实上,这也恰是富豪榜除了好奇心和窥视欲之外的另一功用。

西游bt版

联众斗地主下载

十万个大魔王

306官方彩票平台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