液压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液压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足坛反赌案疑云密布为求自保兄弟反目娱乐体育体育资讯资讯生活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7 16:29:42 阅读: 来源:液压阀厂家

足坛反赌案疑云密布:为求自保 兄弟反目? 娱乐体育 - 体育资讯 - 资讯生活

上周,中国足坛反赌扫黑第二阶段审理在沈阳、丹东、铁岭、鞍山四地落下帷幕,其中,四名原国际队球员申思、祁宏、江津、李明的出庭,更牵动我们的心。当年球门前玉树临风的江津,如今已是白发苍苍;1998年《申》报创刊时,意气风发拿着《申》报拍下封面照“我也姓申”的申思,在一件黑色圆领t恤的映衬下,更显神色黯淡、面容消瘦;只有从祁宏的发型上,我们还稍稍能回忆起,当年国足中场灵魂的影子。诚然,他们触犯国法罪无可赦,但庭审时显露出的诸多疑窦,随着庭审的结束,不但没有给出答案,反而愈加甚嚣尘上。

疑云之一

谁控制了那场比赛?

公诉机关对申思、祁宏、江津、李明的指控是,4人在2003年末代甲a最后一战中,受贿800万元,导致上海国际队主场意外不敌天津泰达。公诉机关认为,人涉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4

四人的庭审过程中,最出乎意料的,是大家不约而同地否定自己在国际和泰达的比赛中打假球。

江津为自己辩护称,那场比赛开始之前,当他看到国际队的首发阵容中,居然出现了近两个月没打比赛的李明,和肋骨骨折的吴承瑛,他已经预感到,这场比赛国际队必输无疑。“吴承瑛当时走路都难,怎么能踢球?”申思的律师胡雪说。

而突然出现在首发阵容中的李明也表示,那场比赛前,因为在上海德比战中有放水嫌疑,被国际队“冷冻”了一段时间,但在最后一轮之前,他突然被召回球队,俱乐部在球队内部会议上,宣布了对他解除处罚,给他补发了之前的工资奖金,然后宣布让他在比赛中首发。李明说,自己很意外,一个月没正常比赛,他清楚自己的状态。

最耐人寻味的,是申思的律师胡雪的说法,“赛前,中间人找到申思,直截了当说,你们拼了也没用,冠军早就内定了(申花),现在奖杯都已经运到深圳。还不如放水,对方会给酬劳。”

谁内定了比赛?

疑云之二

为求自保,兄弟反目?

他们四人在沈阳中院的庭审,从上午8点多开始,央视新闻频道记者孔令雯见证了整个庭审过程。据她透露,在控诉书宣读后不久,祁宏、江津、李明的三位辩护律师,都进行了从犯辩护,他们给出的理由,是申思找他们三个的,而且申思是队长。“但公诉人马上反驳,这三名球员不是从犯,因为主犯和从犯并不是谁来组织联系,而是看整个犯罪过程中起到主要作用还是次要作用,上场比赛,他们都是主力,都发挥了主要作用。最后收受贿赂,大家拿的一样多。”所以,公诉人强调,四人应该一起对800万元、而不是对个人所得的200万承担责任。

庭审结束,申思的律师胡雪告诉记者,“从犯辩护”,并不是四位昔日队友在庭上反目,“这只是其他几位律师为了帮助当事人减轻处罚所作的正常辩护。”胡雪说,开庭前,他和申思沟通时,申思也主动提到,愿意为整件案子承担主要责任,如果有关方面将他认定为案件的主犯,他完全可以接受。从法律角度看,如果将申思列为“主犯”,那么对他最终的处罚或刑期,都不会有什么变化,但其余三个“从犯”的处罚和刑期,肯定会得到减轻。

疑云之三

400万去了哪儿?

对于末代甲a最后一战的传闻,之前有几个版本,其中相同的信息,是时任天津泰达老总张义峰,为买下比赛准备的金额,在1200万元左右,不同之处,在于是通过火车还是其他交通工具,将这笔巨款带到上海。这次案件审理中,我们得知,当年天津方面凑齐上千万现金后,用一辆商务车,把钱从天津直接拉到上海,交给两位中间人,由他们将这些钱款分别装箱,在赛后分给四位球员。然而,庭审时还有一处存疑没有交代——最终被分到4个球员手中的现金是800万元,那么,剩下的400万元,去了哪儿?

文:《申》报记者 徐灿 摄影:《申》报记者 江乔勇

南京溃疡漱口水

湖北轴流排烟风机

河北大力校车

长春灯阁